白兔文学网

小说《农女是个黑莲花》林樱贺辞林宴全文免费阅读

2022-03-18 13:58:43农女是个黑莲花时令九九yw

小说简介:主人公是林樱贺辞林宴的小说小说名字叫做《农女是个黑莲花》又名《林樱贺辞林宴爱了》,作者时令九九作品,全文讲述了林先听到林四的惨叫声的,是老林家五房的大儿子,名为方之才。  他匆忙走进来,看着被吓的屁滚尿流的林...

小说《农女是个黑莲花》林樱贺辞林宴全文免费阅读

第六章

第6章:少年贺辞

  林樱并不打算进入树林,这具身体现在还很虚,她纵有一身功夫,却没有衬手的武器,她现在是在后山,这里光照不行,蛇虫特别多,毒物不少,很危险。

  她可不想刚活过来又死掉。

  林樱准备转身离开。

  正巧在这个时候,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一道声音,像是重物落地,但林樱不是普通人,耳力不凡,自然是听到了一声浅淡的闷哼声。

  林樱往哪边看了一眼,树林里树藤交缠,杂草很深,根本看不出什么。

  沉默了一下她抬脚往那边走去。

  一拨开杂草,入目就是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,少年皮肤黝黑,却黑的健康,一看就是晒出来的,五官很精致,身材高挑,骨感很强,像极了生活在边塞地区的康巴汉子。

  但与之不同的是,少年身上没有边塞汉子的那一种凶劲和糙感,他身上的,是那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

  他身上穿着一身打猎装,露出两臂结实的肌肉,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小小的伤,一看就是窜在树林里被划伤的,多了一种野性美。

  此时少年在一个坡下,他旁边还倒着一大捆柴,柴上还挂着一只小兔子,他像是摔倒了,一捆柴倒在一边,他倒下去的时候正好磕在自己的弯刀上,弯刀深陷腿上的皮肉,鲜血流了出来。

  但林樱观察到,少年捂着胸口,深色痛苦。

  很显然,他的闷哼并不是摔倒在弯刀上,而是身体原因。

  脑子里有关于这个人浅淡的记忆,林樱想了下就上前去准备伸手扶他。

  她的手还没碰到那把弯刀,少年就像只凶狠的小狼崽一样迅速抓住她的手腕往后一折。

  林樱也不是吃素的,毫不犹豫抓住他的手,借着身材娇小的好处,身体一个旋转就解救了自己的手腕,然后站起来、抬脚、迈出,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。

  同时,只见少年整个人如同破布一般飞出三四米远,重重的砸在那边的一棵树上。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“不准碰我的刀。”他咳嗽两声把刚才准备说的话说出口。

  刚才他对林樱是没什么恶意的,因为林樱准备碰他的刀他才出手制止,可是谁想到林樱的动作那叫一个快狠准,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直接一脚将人踢飞。

  林樱闻言知道是自己过激了,刚才的动作完全是出于本能,却也没有道歉,扯了扯嘴角,一脸平静的走过去将那捆柴拖着,然后弯腰将地上那把带血的弯刀捡起来别在腰间,随后才在少年的注视下走到他面前去,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弯腰,把他扶起来。

  贺辞是准备推开她的,他独来独往惯了,不喜欢跟人接触,而且他也不喜欢溪口村的人。

  推了两下发现推不动——这女娃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。

  感受到比他足足矮了一个多头的少女嗤了一声,像是在嘲笑他的矫情,贺辞沉默了一下,然后没有动了,任由林樱扶着一瘸一拐的回村。

  贺辞家刚好住在村尾最后一家,他们回到贺辞家里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发现,否则的话免不了一顿乱嚼舌根。

  这个时代没有互联网电子产品,但该有的绯闻流言却一样不少。

  人多的地方最不缺的就是是非。

  不过还好贺辞家周围人并不多。

  眼前是一个十分破财的小院子。

  好歹也是一家之主,贺辞家里人都去世了,房子还在,虽然十分破旧,但起码是个木屋,而不是茅草屋。

  木屋外面是用篱笆围起来的一个院子,院子里面堆了很多柴,还有一堆破烂,整个看起来十分破财萧条。

  不止是贺辞家里是这样子,整个溪口村都差不多是这个样子,甚至还有很多家里比他们家更穷。

  大有人在。

  一回到自己家里,贺辞就立马退开了,看着林樱认认真真的道谢:“多谢。”

  他虽然性格孤僻,但懂得知恩图报。

  如果不是林樱的话,他可能还要再过很久才能回来,这捆柴和兔子肯定也是拿不回来了。

  现在身体已经好多了,胸口也不怎么痛了,贺辞想也没想转身就把那捆柴上绑着的兔子取下来递给林樱,没有说什么,但意思很明显。

  刚才虽然发生了点不愉快,但林樱帮了他。

  林樱看了一眼在他手中扭动的兔子,又看了一眼眼前一脸想要跟她算清账的贺辞,蓦然开口:“我不需要,如果真想感激我不如请我烤下火。”

  贺辞并不想和林樱多相处,他不喜欢与人打交道,但看了一眼林樱身上的衣服,沉默了一下,没有说话,转身去了灶屋。

  林樱也不客气,跟在他身后一起进去了。

  林樱不是不饿,相反,她很饿,但是这只兔子带回去也是被惦记的主,就算她有能力让那一家子吃不着,但免不了又是一阵周旋与应付。

  她是一点便宜都不想让那一家子占。

  贺辞很快在灶口生起了大火,紧接着让出了位置,林樱坐在那里,静静地烘干衣服。

  贺辞往锅里添了一大锅水之后就抓着兔子出去了,全程没有跟林樱交流。

  他很孤僻,她也是。

  贺辞出去之后林樱一个人坐在灶口看着贺辞家的厨房。

  厨房里黑乎乎的,到处都是很厚的灰,一眼看过去没什么吃的东西,柴火熏得墙壁都是黑漆漆的,无声地透露着两个字——穷困。

  其实这样也很正常,不仅大多数人家屋里都是这个样子,而且贺辞家里只有他一个人,没人收拾,自然会差些。

  原主脑子里对贺辞的印象不多,只知道他是个没有爹娘的孤儿,没什么亲人,只有村头小贺家有他一个婶婶以及两个堂兄妹。

  而他这个村尾的大贺家,只有他一个人,年纪很小的时候父母双亡,年少当家。

  十三岁参军,十六岁回乡。

  原主之前是个傻的,对他知道的不多,只知道他走到任何地方都有人骂他。

  大家都说,他是逃兵。

  思绪万千,等她回过神来的时贺辞已经杀好了兔子,把兔子分成两份,一份用草绑了起来,走到她面前递给她。

  林樱哭笑不得。

  感情他是以为她不好意思了。

  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差不多干了,林樱站起来看着他:“我不是扭捏之人,我说不要就是不要,我是帮了你没错,但并无所求,你如果真的想报答我,以后我走投无路时收留我一晚即可。”

  这也不是林樱乱说的,而是认真想过的。

  林家她是一定要离开的,但她现在什么都没有,就算有一肚子赚钱的方法也苦于条件有限,真有一天离开了林家,她也不一定有地方住。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农女是个黑莲花相关文章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