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兔文学网

穿成反派的恶毒后妈时姝聂南玄大结局在线阅读

2022-07-14 13:35:24穿成反派的恶毒后妈尤一龙珠

小说简介:时姝聂南玄是著名作者尤一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。书中剧情紧凑精彩,没有勾心斗角,轻虐深恋,完美的恰到好处。内容主要讲述和药钱,宋川都该帮给了。可平日里他娘嫌他老实,怕村里有心术不正的姑娘哄骗他钱财,管钱管...

穿成反派的恶毒后妈时姝聂南玄大结局在线阅读

第4章

认完药方,那大夫背起了药箱。

宋川知道,这时候该付诊金了。

本来,聂延秋受伤是为了救他,不管从道义还是仁义上来讲,今日请大夫的诊费和药钱,宋川都该帮给了。

可平日里他娘嫌他老实,怕村里有心术不正的姑娘哄骗他钱财,管钱管得紧;再加上今日上山出了这档子事,猎物也没打到,所以他现在手里压根是一个子儿都没有。

所以他双手放在胸前搓了两下,却闷着一个屁都没放出来。

“麻烦大夫跑了这一趟,诊金的事儿,恐怕还得宽限几日。”同样是没钱,但聂延秋实话实说,对自己此时的窘迫毫不遮掩。

他从不喜欢欠人东西,但今日实属无奈。只能等过两天他腿好一些,上山猎得皮毛之类的去集市换了钱再补上了。

“你的腿伤在我来时已经被处理好了,老夫来一趟实在没帮上什么忙,诊金的事儿,便免了吧。告辞~”

时姝送宋川和大夫出门,临别时,时姝拉住了大夫,将剩下的三七和红花当成跑腿费送给了他,并问,“大夫,这草既然是药材,那能卖钱吗?”

“自然能。”

“若我还有机会寻得这些花花草草,卖给您,能换几个钱?”

原主没接触过药材,所以时姝的记忆里并不知道药材的行价。这样问,是想着若是值钱,她还能多薅些三七卖了去换银子给聂延秋买药。毕竟聂延秋的腿伤所需要的药材可不少,有些药材受季节影响,在冬季根本采不到。

“你若要卖药材,可去东巷的回春堂,我这儿不收。”老大夫叹了口气,“不过三七和红花都是极常见的药材,往山林深处一点寻过去,漫山遍野都是,所以并不值钱。你想靠卖它们挣钱,劝你趁早绝了这念头。”

敢情自己送了一堆破烂给人家?

时姝有些窘。她完全没想到,这地方三七会泛滥成灾啊。

“看来得找机会去集市看看药材行情了。”

打定了主意,时姝回了屋子。三个小家伙已经围着桌子坐着吃蒸菜了。聂延秋行动不便,不能下床,时姝便将热好的粥和蒸菜一并给他端了过去。

聂延秋瞅了她一眼,开口,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

“昂?”时姝被她问懵了,但马上就想起来自己被休了还死乞白赖不肯走的剧情,当下心里一紧,这话该怎么接?

反正走是肯定不能走的。

且不说走了就会死,就说光时姝这个外形,哪里还寻得到下家?

更何况,聂延秋勤快踏实,不仅包揽了家里的大小活计,连箭术也极佳,回回上山猎到的东西都是同行男人里最多的。

最最最重要的是,人长得还帅。

这样的老公,时姝可不想轻易放过。

酝酿了一下,时姝从怀里掏出和离书,“我保证再也不赌了,所以,咱能不能不和离?”

聂延秋没说话,显然是不相信时姝的保证。

时姝只好继续游说,“你看家里的孩子总得有个人照顾,我若走了,那孩子们岂不是要挨饿?”

“你不走我们也挨饿。”身后冷不丁冒出大宝的声音,他鼓着腮帮子打小报告,“你今日自己在家里烤火,却把我们关在门外;三宝想吃饭,你便让三宝学狗叫在地上爬。”

“有你这样的娘亲,还不如没有。”

大宝这几句话说完,时姝明显察觉到聂延秋的眼神变了。

完了完了,聂延秋此刻只怕是铁了心要撵她走了。

时姝赶紧在他开口前说话,“那就暂时让我照顾你吧,等你伤好了,要还是决定和离,我便走。”

等了半晌,没见聂延秋同意,却也没见他拒绝。

时姝有点忐忑,握着粥碗的指尖紧了又松。突然,她手里一轻,等回过神来,发现聂延秋伸手接过了她递过来的碗,喝了一口粥。

“就三日。”

这是答应她留下来了?

时姝悬着的心这才松下来。

虽说聂延秋才答应了三日,但足够了。只要聂延秋松了口,她就有把握让这三日复三日的过下去。

吃完饭,时姝又烧了一大锅水让孩子们洗漱,等他们睡下后,在厨房单独洗漱的时姝这才踏进了房间。

聂家并不大,除了一个院子和柴房外,就只有一间厨房和卧房,所以孩子和大人都是在同一间房里睡的。三小只睡在靠里间,而聂延秋和时姝睡在外间。

时姝拿着蜡烛,蹑手蹑脚的走进来,床上的聂延秋已经躺下了。还是像往常一样,他躺在外侧,时姝若想睡觉,则必须从他身上爬到里侧去。

明黄色的烛光下,聂延秋闭着双眼,长而黑的头发散落在两侧,其中些许头发还从他敞开的里衣领口,溜进了他宽而坚实的胸膛里。

亵衣似乎有些小了,聂延秋穿着它,就像是穿了紧身衣一样,臂膀和胸膛的肌肉线条就这样毫不掩饰的展示在了时姝眼前。

这男人看着真的好强壮,时姝毫不怀疑他这体格能一拳打死一头牛。

“你在看什么?”

聂延秋不知何时睁开了眼,一双漆黑的眸子带着探究望向她。

“啊,没什么。”偷看被逮了个正着,时姝此刻的表情像只被抓住的小鹿,又惊又羞,她赶忙吹灭了蜡烛,往床上自己的位置爬。

可越是着急就越是容易出错,爬过去的时候她脚下一滑,一身肥肉直接摔在了聂延秋身上。

时姝知道自己现在有多重,还好聂延秋身体好,这要是再瘦一点,非得给她压出个好歹来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~~”

时姝赶紧道歉,撑着手臂想要爬起来。可这一身肥肉,行动就是不方便,扭了几下都没成功。正在时姝气呼呼的自己跟自己较劲时,聂延秋的双手突然搭上了她的肩膀,将她身子固定住。

由于隔得近,时姝能看见聂延秋脸上泛起的潮红。

“你脸怎么这么红?是不是发热了?”

时姝赶紧伸手探了探聂延秋的额头,却发现体温正常。

奇了怪了!

时姝眨了眨眼,正疑惑间,聂延秋握着她肩膀的手突然使劲,下一秒,她就被举起来,扔到了床里面的位置。

喔呵,举个160斤的胖子跟玩似的,下届举重冠军没聂延秋她不看!

等时姝躺好,再转头望聂延秋时,发现对方已经重新闭上了眼,显然是不想跟她多交流。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穿成反派的恶毒后妈相关文章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