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言情小说 首页

《医仙临都》出自【人生几渡】作品集都市系列作品最新章节是都市文学通过医仙临都免费,林凡叶惜小说全文,医仙临都吧层层筛选,“你觉得用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?”叶文没有接话,但意思已经明确。冷笑一声,林凡转身:“既然如此,那就用钱去找能治你女儿的人吧!”不想林凡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,爱女心切的庄静一把抓住叶文:“老公!”见识到林凡刚刚的手段,庄静现在不愿意放过任何救治叶惜的机

许桃宋斐是作者山海之光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。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,没有套路,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文笔没得说。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!黄昏。绿灯转红。一辆小轿车呼啸着从我们身边擦过。我妈看我的眼神又慢慢变了。是一种我很熟悉的冷淡。她绷着脸,淡淡地说:「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。」那天晚上,我几乎被懊悔和茫然的不知所措吞没,拿圆规在自己胳膊上扎出好几个窟窿。连

《严格严慎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在这里!作者为夏卿严慎严恪,主角是夏卿严慎严恪,夏卿严慎严恪小说精彩节选:却疏离的气质,隐隐让我觉得有些不适应。手里的乐高礼盒忽然变得无比烫手。我正要不动声色地把它藏到身后,严恪的目光就看了过来:「是给我的见面礼吗?」「谢谢,我很喜欢。」说到最后四个字时,也许是出于礼貌,他紧紧盯着我的眼睛。镜片折...

都市经典小说系列《无上玄师》。徐浪自幼便无父无母,是师傅看他可怜,这才收留了他,将他带去了九华山。这些年,徐浪和师傅相依为命,师傅还传授给他一身的本领,可是好景不长,师傅去世了,他不得不离开了这个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。来到都市后,徐浪本想寻找到亲人的下落,不料却被卷入到了明争暗斗中,幸好关键时刻几位师姐出现救了他。

一首十年虐哭渣女我强势复出最新章节更新中,新书推荐阅读,《一首十年虐哭渣女我强势复出》是谦叶最新写的处女作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桔方菲,讲述了::“行了,反正从今往后,你我再无任何交集。”方菲拿出一张银行卡,递给林桔。“这张卡没有密码,里面的钱就当是我给你的分手费。拿了钱,把我们过往所有照片都删掉,就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。”林桔看了眼信封,没有接:“照片我早就全都...

奇幻经典小说系列《我的师傅是十大阎王》。家人惨死,唐元的大仇还未得报,又死在了山匪的手里!再睁眼,他来到了阴曹地府,意外得到十大阎罗引渡,自此成了一名道士。在这乱世之中,有妖魔鬼怪,可是比鬼怪更可怕的还是人心,且看小道士如何匡扶正义!

奇幻经典小说系列《红月初生》。自从神秘的力量复苏以后,这个世界再也恢复不到往日的平静了,各种诡异的妖兽陆陆续续的出现,而人类为了能够活下来,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。可是此时的苏洛依旧是一个弱者,在强者的衬托下,他一事无成。也许是命中注定,苏洛很幸运,他在绝境中觉醒了系统……

[虐文]恋爱传说小说姜岁岁江聿在线阅读最新的章节动态,恋爱传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鉴赏:你一辈子!抢完我还不忘舔一把。办公室里的同事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我,我送他们一个微笑。三岁我就会拿手机网上冲浪,五岁我就能把微博玩透,导致我从小就是个社牛。事实证明社牛不管去哪都是社牛。整个办公室的人都送了我个大拇指,我九十度鞠躬致谢。我

言情经典小说系列《闪婚老公是千亿富豪》。姜亚楠的母亲才刚刚去世,她的亲爹就迫不及待的将后妈给领进了门,甚至后妈还冷嘲热讽的,让她早点将自己给嫁出去。而姜亚楠一气之下,在一个小时之内闪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,她天真的幻想着婚后的日子会水深火热,却不料她闪婚的男人不是一个普通人,而是千亿富豪段晋洲……

言情经典小说系列《这皇后哪有当首富香啊》。没穿越之前的凤紫珏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女强人,因为没有遇见过合适的人,所以一辈子都没有谈过恋爱,但是她却渴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。然而一场意外让凤紫珏穿越到了古代,此时的她还有了一个现成的儿子。这辈子的她只有一个心愿,带着儿子发家致富,过上好日子……

奇幻经典小说系列《我天命大反派从拿男主祭旗开始》。宁忧是一名穿越者,意外来到玄幻世界,成了中域神族少主。原主身怀轮回剑体,天赋异禀,是同辈中的佼佼者,可是这样优秀的少年却是个大反派!为了在这里活下去,宁忧只能去掠夺气运之子天命机缘……

《京华烟云》是作者明药创作的民国情缘说,主角顾轻舟司行霈,全文讲述了去世,父亲另娶,她在家中成了多余。母亲忠心耿耿的仆人,将顾轻舟带回了乡下老家,一住就是十四年。这十四年里,她父亲从未过问,现在却要在寒冬腊月接她到岳城,只有一个原因。司家要她退亲!岳城督军姓司,权势显赫。是这

开放阅读主人公叫文思厉渊的小说叫做《孕妻难哄:老婆,离婚无效!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池小鱼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”突然,激烈的铃声打破了这份宁静。文思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——小宁。是昵称。没来由的,她有些心慌。第一次没有考虑厉渊的心情,文思下意识压住了他的手臂,阻止他:“阿厉,别接。”她的眼中都是恳求。但厉渊还是毫不犹豫的把她从怀里推开,起身拿起电话。新房的夜晚,空荡荡的。哪怕没有开扩音,但电话那头的声音依旧在主卧里回荡。“小渊,我发病了,我没想到今天晚上这么冷。”年轻...